厨师疯迷种子雕刻  400颗作品尽显人生百态  扫把棍也能成艺术品

厨师疯迷种子雕刻 400颗作品尽显人生百态 扫把棍也能成艺术品

(新山讯)小小的一颗种子雕刻出神色各异的面谱,尽显人生百态。厨师痴迷种子雕刻,灵感一来,就连扫把棍都能成为艺术品。

50岁的陈松俊是本地著名日式餐饮集团总厨,因为早年在厨房遇见了“鳄梨果种子”(牛油果种子),自此便激发出他潜藏的艺术细胞,也让种子得以重生。

闲暇时,他会拿着鳄梨果一刀一刀地刻,雕出各种奇形怪状的脸庞,作品让人叹为观止。

2003年至今约20年,他已雕出400多粒的种子,除了鳄梨果,还有榴梿、尖不辣(Cempedak)、油棕、水黄皮等种子。

陈松俊醉心种子雕刻,至今已有400多颗作品。

心头爱非卖品

陈松俊接受《柔佛圈》访问时说,他喜欢观察人像、看人的脸部表情,有时灵感一来,便能快速地(最快20分钟)雕出一个作品。

他甚笑称:“有时雕完后,再看回自己的杰作,完全想像不到自己当时是怎样雕得出来。”,所以每个作品都是独一无二,难再复制。

不过,这些堪称艺术作品的种子,却是非卖品!

陈松俊坚持不把自己的作品当商品交易,但如果为了慈善义卖或拍卖,他倒是很乐意。他也曾参与过5次的展览活动。

所以说想要获得这些种子作品收藏,还得等到机缘巧合。

最早雕的是扫把棍

陈松俊更透露,自己早在1997年至1998年开始自学雕刻,最早的作品其实不是种子,而是扫把棍。

他最先向日常家里可见的扫把棍动刀,将普通的一支木条,变成活灵活现的雕刻品。

他告知,后来在日本餐馆工作时,因为餐食有用到鳄梨果,他闲来无事便拿种子雕刻,怎知一雕便痴迷,甚至有段时日身上随时带着种子,无论身在何处一档便雕刻。

陈松俊最早的雕刻作品竟是扫把棍。
扫把棍也可变成艺术品。

以爱妻命名工作室

妻子何慧燕便透露小秘密,当时丈夫投入的程度,眼中只有种子, 瞧都不瞧自己一眼,就连在路上开车,红灯时都“充分利用时间”雕刻。

无奈之下,她便学着陪丈夫“一起疯”,陪着对方到山等大自然环境找种子、树皮或木头,随丈夫做他喜欢的事。

难怪陈松俊后来为自己的种子雕刻工作坊命名时,便用了妻子的名字中的“慧”,取名慧艺刻。

陈松俊为自己的种子雕刻工作坊命名“慧艺刻”,取自妻子的名字中的“慧”。

从小喜欢艺术

陈松俊来自槟城,他说老家位于海边,可看见北海,因为自己从小课业成绩没有很理想,16岁便离乡到吉隆坡和新加坡工作,曾在家私店、船厂工作。

后来19岁时回到槟城,便跟着亲戚学厨;接着90年代便到新山日本餐馆打工,渐渐闯出一片天。目前是新山金旭饮食集团餐饮总厨。

但陈松俊告知,从小便对艺术和木头有特别的喜好,他甚至为了摸拟住家附近神庙的龙,不断来回跑动,观察了龙的神韵,回家用笔画起来,再跑回神庙观察,又再跑回家。

问他为何不干脆直接拿画纸和笔到神庙前画画,他笑说:“当时还小,怕羞觉得不好意思。”

也许正因为从小的喜欢,如今陈松俊作品不难发现神怪佛妖的形象,天马行空。

陈松俊作品天马行空,形形色色。

种子剥皮才可雕刻

种子雕刻须先剥皮,曾试了忘了剥皮,反而创作出独特作品。

陈松俊说,种子雕刻须要先把种子皮剥去,否则种子会腐坏或收缩,种子新鲜时较温润偏软易雕,但越雕会越硬。

他指出,雕刻完毕后,会为种子涂上一层药水,防昆虫蛀咬。

各种可用来雕刻的种子。

他透露,早前便曾在住处发现摆放在阁楼的种子作品经常无故失踪,后来才惊觉是被老鼠吃了,也遭遇住处进贼,将作品打翻弄损,心痛不已。

陈松俊受访时拿出一作品,指该鳄梨果忘了剥皮,当他发现时,部份已收缩,却意外形成自然的图纹,于是他便雕出貌似卷发的人脸作品。

他也说,之后也试过故意不剥皮,想制造相似效果,却怎样也无法成功。

榴梿种子作品(右)。
尖不辣种子作品(左)。

 

谁说朽木不可雕?

从种子升级到石头、树皮和木头,雕出新境界。

陈松俊的雕刻手艺,可说是无师自通,之后雕刻的不仅仅是种子,朽木经他的手上一雕,也变成了艺术品,谁还敢说“朽木不可雕。”

其中在冠病疫情时的行动管制令(MCO)期间,他便完成了一个钜作,将从朋友处获得的一块大木头,完成有66个头像的作品,鬼斧神工。

他说,这是经过他多年的设计和雕刻,直到MCO时餐馆无法营业,才让他有更多时间,把这高难度作品完成。

陈松俊完成有66个头像的作品,鬼斧神工。

他笑言,最近比较疯迷木头雕刻,在他得意作品中还有达摩木雕,相当传神。

除了自己捡拾,身边的亲友得知他的喜好,看见造型独特的种子、石头、木头或树皮,便会赠送给他创作。

陈松俊更透露,试过看见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在修砍树木,便会停下车讨木头,对方也乐意让他拿回家,甚至有时候还会通知他去取木。

陈松俊喜爱的作品之一达摩雕刻。

梦想设展览馆分享作品

期望集结新山手作和艺术创作人,以收取门票方式开设展览馆,打造成旅游景点,推广文化艺术。

陈松俊的作品就连外国人也欣赏,他便曾受英国人邀请在金海湾广场内展览,也曾在宽柔校庆、青商会艺术展将种子雕刻作品与民众分享。

这也丰富了陈松俊生活圈子,认识更多文化和艺术领域的朋友。

他说,新山有不少人才,作品也都让人大开眼戒,但新山缺少空间,让普罗大众接触和认识。

紫檀木料雕刻一些拐杖与一些摆件。

他希望藉由一管道协助推广,打造一个展览空间,长期让本地艺术创作者将自己作品展出,由于展览品是非卖品,可以以收取门票方式运作。

他说,若要吸引游客观光,打造成旅游景区,甚至可在展览馆空间设“打卡”点,以及一些咖啡馆、小吃店等,,让游客可自在地参观,并且憩息。

目前陈松俊仍有自己的事业,雕刻则是他最大的兴趣。

他坦言,有时工作压力大,雕刻便可舒解他的情绪,也是他找到生活乐趣的泉源。

 

陈松俊第一个种子作品“不优愁”。

为家人刻出全家福种子

作品奇奇怪怪,当中也有的也很可爱!

踏入陈松俊的雕刻室,里头的作品让人忍不住细细欣赏,而他的第一颗种子作品也还保存着。

他于2003年的一个下午在柔佛再也保龄球场的金旭日本料理寿司台拿着一粒鳄梨种子后,突然灵感来了就拿起切生鱼片的长刀开始雕起了鳄梨种子,完成自创人生的第一粒鳄梨种子雕刻作品,灵感是来自金旭脸上的三优,立名为“不优愁”。

他说,第一个作品造型比较简单,没有牙齿,后来他才越雕越精细,不仅有眼睛、牙齿、眉毛,有的作品更是有身体和脚。

他偶尔会在种子雕刻作品上加珍珠、水钻,甚至女儿小时候掉的牙齿,也和作品融为一体。

卡通种子:吉蒂猫、小小兵

妻子喜欢吉蒂猫,他也“童心未泯”雕了Hello Kitty,甚至还有小小兵(Minions)等卡通人物,从作品中可见他对家人的在乎。

例如他有一副作品,雕出了自己、妻子、大女儿乙昀、二女儿钰汶、儿子雍铕、小女儿Michelle桂墉,一家六口的全家福。

陈松俊的全家福种子雕刻作品。

陈松俊的每颗种子都有不同表情,有的开口大笑、有的怒气冲冲、有的似在思考、有的扮鬼脸、有的张口獠牙。

他甚至会为作品命名:以牙还牙、兔牙高师、十面埋伏、花艺之神、隐藏之爱、妖精执念、静思思乐、双面间谍、无敌战士、无奈之下、失落的感觉、槟岛小黑人等。

想看更多作品,可到Choon Seeds carving Art – 慧艺刻面子书浏览:https://www.facebook.com/Tan8821

配合大选时,雕刻的Ubah乌作品。
一刀走天涯,许多作品都是一把刀片完成。


↓↓最近新闻↓↓

Facebook Comments Box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